公司新闻

如果政府仍采取“一刀切”

2018-06-03

  赵盘胜说,“国家出台《意见》,对环保达标、手续完备的企业将是一大利好。以前‘一刀切’使企业蒙受了很大损失,但谁又会去追责问责?而现在就不同了,中央把这个问题列为‘回头看’督察重点内容,这将对地方政府形成震慑效应。”

  “对环保问题实行‘终身追责’,为各级各部门污染防治中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敲响了警钟。”李明舟表示,要严肃追责问责,用严明的纪律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为人民群众守护绿水青山、留住蓝天白云。

  这位战略部部长说,地方政府之所以采取“一刀切”,是因为心里没底。环保问责压力这么大,他们生怕考核排名倒数,就一个劲给企业施加压力,很多达标企业也要关停或限产。同类企业之间也在竞争环保优势,相互比着去改进设备。

  新旧动能转换、产业结构升级,必须痛下决心,坚决转型。魏桥创业集团去年按期关停电解铝产能269.2万吨,占全国实际关停电解铝产能的50%,调整必然伴随着阵痛,但企业决心实现绿色高质量发展。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张士平介绍说,企业对照“中国制造2025”规划纲要,拉长延伸产业链,搞好产品精加工,打造“高精尖”产业集群。

  不过,据他介绍,从设备预订到安装完成,一般有半年时间周期。尽管设备更新了,但政府发布的排放标准始终在加严。“也就是说,前面企业在环保设备上投的资,可能过不了多久就浪费了。因为标准加严如同腰带扣一样,今年紧一个,明年再紧一个,到时又不符合标准了。”

  原标题:四川因环保问题问责18名干部背后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中国纪检监察报6月2日报道,党的十八

  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舜泽告诉经济观察报,中央环保督察历来反对环保“一刀切”,这种行为在过去是少数,但影响恶劣。“其实质是地方政府以简单粗暴方式掩盖长期以来的不作为、乱作为问题,从根本上讲,是一种懒政行为。”

  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表示,此次“回头看”还将把环保“一刀切”作为生态环境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典型问题列进督察范畴,对问题严重且造成恶劣影响的,要严格实施追责问责。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七大标志性战役也将纳入“回头看”范畴。

  首批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已全面启动。中央派出六路督查组,分赴河北、河南,内蒙古、宁夏,黑龙江、江苏、江西、广东、广西、云南等10省区,掀起新一轮督政问责风暴。截至6月1日,中央第三环保督察组、第一环保督察组和第二环保督察组已先后开始对黑龙江、河北、河南、宁夏回族自治区进行“回头看”督察。

  此轮环保督察“回头看”的另一重点是:地方政府的“表面整改”、“假装整改”和“敷衍整改”等问题。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程会强看来,本次环保督察“回头看”主要有三大特点:一是禁“表面化”;二是禁“一刀切”;三是禁“短期化”。他告诉经济观察报:“只有督察敷衍现象,才能切实推动生态环境问题查处到位、整改到位、问责到位。”

  去年8月,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向广安市移交了一批环保问题信访件,其中一件反映,王中王公司存在粉尘、噪声、废水污染等问题。

  河北冀凯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盘胜说,如果政府仍采取“一刀切”,很多企业就会遭殃,尤其是对遵纪守法企业而言是致命打击。政府压力大,企业也有苦衷,但企业又不敢和政府当面“叫板”。

  破解能源结构对煤炭的高度依赖,必须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山东能源集团董事长李位民说,企业近年来不断加大引外能入鲁,同时持续推动采煤塌陷地综合治理,推动的立体农业、现代农业等试点获得国家有关部委肯定。

  河南许昌市环境监察支队副支队长李聪伟对经济观察报说,有些地方对国家政策的理解存在偏差,也是怕查出问题,才采取这种“一刀切”短期行为。今后随着环保督察常态化,该现象会逐渐减少。地方采取全关停手段是没有必要的。只要企业手续合法、排放达标,完全可以正常生产。

  河北冀凯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盘胜说,今后地方一定要尽量克服不必要的行政干预,要依法、依规、依政策、依标准而行。只要企业环保做得到位,就可以不关停,这能促使其它企业向先进看齐。

  李聪伟认为,地方政府要做好生态环保基础工作,不能用“一刀切”来掩盖问题;对企业而言,要完善审批手续和污染防治设施,确保运行全过程稳定达标,形成常态化管理;与此同时,公众也要提高生态环保意识,对政府和企业进行监督。

  “十几年前去国外招商,人家说有很多环保项目可以推荐,我们还以为是骗子。现在看,是他们更早经历了污染和治理的阶段。”济南市代市长孙述涛说。

  省委、省政府对交通运输尤其是铁路问题的表述、措施,受到高度关注。莱芜市委书记、市长梅建华说,深刻感受到了省委、省政府打好环保攻坚战的决心,莱芜市已经对原来分散的多个铁路货运站进行整合建设,积极研究对接省交通布局的调整。“感到了沉甸甸的责任。”省农业厅厅长王金宝说。山东是农业大省。在去年的中央环保督察中,农业、农村也暴露出大量生态环境问题。目前,省农业厅已对我省化肥农药减量使用、农膜回收等进行了部署。

  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冲锋号角已经吹响。面对困难和压力,尤其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全省各级各部门没有任何退路,必须坚定抓生态、促发展的信心和决心,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功成必定有我的担当,爬过这个坡,迈过这道坎,一定能迎来经济发展和环境改善良性循环的拐点。

  在这场环保督查,中央环保督察组将剑指“一刀切”等问题。与此前不同的是,此轮“回头看”督查启动前,生态环境部专门就“一刀切”问题发布了相关文件——《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下称《意见》),明确禁止在督察期间一些地方不分青红皂白地采取集中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手段,严禁“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意见》同时要求被督察地方党委和政府加强对“一刀切”问题的查处力度。

  位于邻水县城南镇境内的四川省广安市王中王瓷业有限公司,只是一家不起眼的地方小型企业。但就是这家小企业,却非法生产违法排污三年多,其环境污染问题甚至惊动了中央环保督察组,并导致18名领导干部被问责。其背后,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近日,我们走进了城南镇。

  (原题为《小企业缘何惊动中央督察组——四川广安一起环保问题问责18名干部的背后》)

  产业结构过重,能源结构偏煤,交通运输结构不合理,农业投入结构不合理——这4个结构性的问题,正是当前生态环境问题的“病根”。山东多年来较为粗放的发展方式,也使得山东经济发展一直伴随“成长的烦恼”:环境污染问题突出,环境容量严重受限,生态保护修复任务艰巨,环境风险隐患较大。

  “对于生态环境建设,一定要清醒务实,坚持问题导向,有针对性地进行部署。”省纪委常务副书记明春德说,纪检监察部门虽然不是冲在环保第一线,但也要加强学习,强化担当意识,强化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结合督察、巡视工作,用好问责,严打板子,推动落实。

  河北省冶金行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大勇表示,各地应科学有效监测好所有污染排放点,分清污染来源后再采取有效治理措施。“今后监测范围要逐步延展,除重要污染源外,还要考虑到面源污染问题,比如农业面源污染、隐蔽的小企业排污问题。”

  赵盘胜认为,政策落地才是关键。“其实地方不搞‘一刀切’,说起来简单,真正落实下去可能也不太容易。如果地方在督察后仍不放下这种做法,那科学精准治霾就成了一句空话。若采取精准办法,谁污染就停谁,必然会促使企业加大环保投入,毕竟违法成本更高。”

  只要真抓实干,环保这个硬约束不仅不会减弱全省发展的良好势头,还会激发高质量发展的热潮。临沂市代市长孟庆斌认为,生态环保与经济发展是相辅相成的,通过环保倒逼,短时间里确实会关停一些企业。他举例说,临沂商贸物流业发达,目前很大一部分是通过公路运输。“四减四增”中的运输结构调整要求里程400公里以上的向铁路运输转,可能会对物流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凭借企业家的干劲,加上老区人民吃苦耐劳的精神,只要紧扣高质量发展,通过积极转变发展方式,“这些企业家几年后又都是一条好汉”。

  今年两会期间,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曾表示,虽然“一刀切”做法总体上并不普遍,但今后不仅是要纠偏,还将及时追责问责,绝不允许这种乱作为损害中央环保督察的大局。

  泰安市市长李希信表示,通过这次会议,深刻认识到人文生态是泰安的核心价值所在,当下还有很多不足,必须解决过去自我满足的心态,提高站位,提高要求,自我加压,推进全域生态环境建设。

  企业对于这种简单粗暴式做法,抱怨已久。一位来自大型钢铁企业的战略部部长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现在地方政府很大程度上还存在乱作为现象,比如在未真正了解企业具体问题情况下,就采取一律关停,欠考虑,也欠妥当。本来企业的订单都提前签好了,但政府突然让企业关停或限产,弄得很被动。这主要是政策不连续、不稳定造成的,使企业负担很大。”

  李聪伟表示,之前中央环保督察巡视时,有些地方可能存在作假行为,此次“回头看”对地方“未整改”、“假整改”将打破地方政府不作为、乱作为的懒政思想。很多时候地方政府并未真正落实主体责任,甚至出现懒政行为,所以就有必要进一步强化督政力度。